当前位置 保航信息在线 国内 正文

联想究竟错在哪?

  原标题:联想究竟错在哪?

  专注于产品和服务

  一家企业才能成为常青树

  10月初,联想科创板上市终止后就深陷舆论漩涡。这次,联想的麻烦更大了。

  有网络大V公开质疑联想,贱卖国有资产、负债率过高会暴雷、一半高管是外国人泄露信息安全……这下,联想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在不少专业人士看来,这些关于财务常识和商业认知等方面的指摘有待考量,也有人表示这是公众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情绪被放大。

  联想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市值只有千亿,无法与万亿市值的顶尖高科技企业媲美。那么联想有错吗?企业的平庸是罪吗?公众该如何理性客观看待一家企业的兴衰?联想又该何去何从?

  平庸是罪吗?

  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

  这句曾经深入人心的广告词,概括了联想当年的辉煌。本世纪初,联想一度被看作民族企业的代表。2004年,联想花12.5亿美元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成为了经典的“蛇吞象”商业收购案例。

  如今,联想却被看作“组装厂”。近三年,联想智能设备业务是其收入主要来源,占比高达九成。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的核心部件主要靠组装来完成,第三方采购成本居高不下,2020年联想采购处理器和芯片花费约900亿,采购内存及存储器花费约600亿,营收4000亿,利润不到百亿,外界一直诟病联想缺乏技术创新能力。

  事实上,联想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几次尝试转型都未果,早在2012年,联想就收购摩托罗拉业务,发力手机业务但竞争力较弱;2017年,联想又提出向云设备和解决方案转型,打造一站式IT解决方案,营收占比一直很低。

  根据联想最新一季财报显示,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的销售依然占营收大头,最新一个季度营收为1156亿人民币,IDG智能设备业务营业额达到992亿人民币,该业务主要是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的销售,占比达到85.8%,虽比上一季占比有所下降,但依然是主导地位。

  “联想最大的问题是已经不属于一线序列的科技企业了。”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如此说道,“他的市值不过千亿,和万亿市值的大公司没得比,这也意味着它失去了市场的领导力。”

  以联想现在的情况来看,不少网友都质疑联想当初“贸工技”的道路,“贸工技”指的是销售和技术在一个公司经营发展中的主次地位,“贸工技”指先做生意,实现原始积累,求得生存,然后开发新技术、新产品。

  看懂研究院资深研究员袁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贸工技路线没有问题,但是要先贸易再技术,联想在赚钱之后却不愿意再投入技术做前瞻性行业,研发投入过低,公司想赚快钱,只想在PC行业做大,就逐渐沦为了平庸的公司。”

  傅蔚冈指出,联想的平庸不是原罪,企业家不可能未卜先知,20多年前联想做出了有利于自己的选择,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过去的联想,可以称之为没有创新。从另一个角度讲,一个公司在每个时期都实现创新非常难,最开始很火的互联网公司雅虎等都已经消失不见。他补充说,“市场的变化是很快的,联想的转型失败也是正常的商业失败,市场上不可能一直有苹果式的商业奇迹。”

  谁来给企业定罪?

  高管天价年薪、负债率超过房企、研发投入不足3%等问题此前就引发了一波公众讨论,此次的质疑进一步延伸,包括联想贱卖国有资产、负债超过恒大、有暴雷风险、外国人担任过半高管以及涉足金融行业等。

  傅蔚冈认为这些质疑大多需要考量,比如对联想改制等问题的质疑,他表示联想改制后去香港上市等举动都是经过各类律所和主管部门盖章同意后实现的,假若联想违法,是不可能上市成功的。

  关于联想高管过亿薪资的问题,业内多位人士表示,联想高管的薪酬是由其股东表决同意过的决策,外人的看法不会影响这方面;而针对高管一半多都是外国人,业内人士表示,联想是一家国际公司,其业务辐射美洲、欧洲、中东等地区,这有其特殊性。

  “联想今天面临的舆论困境不是一蹴而就的”,袁博分析,联想一方面在技术上没有过多成就,另一方面在股权结构方面有不完善之处,相对比其他科技公司很容易令消费者诟病,甚至是公众可能会怀疑联想就是个贸易公司。

  “在实力没有那么强的情况下,又有很多误解,比如为什么同款产品在中国卖得比美国贵那么多,就出现联想是不是在赚黑心钱的疑问。其实不止是联想,很多产品都是如此,这中间有很多税负和政策的影响。”傅蔚冈提到,这些问题都很难解释清楚,但不能简单地成为被指摘的依据,很多人也拿联想和华为相比,但两家公司的业务和销售情况相差很多,很多角度的对比不是很合理。

  近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开展营商环境创新试点工作的意见》,明确在北京、上海、重庆、杭州、广州、深圳6个城市开展营商环境创新试点,在意见中明确指出,要依法保护各类市场主体产权和合法权益。

  “民众的情绪只是一方面,假如联想有罪,也是由法律和主管部门来调查给出判断。何况联想已经连续在行业中处于第一的位置,这也是比较少见的”,傅蔚冈指出,如果联想因外界质疑受到利益损害,也可以通过法律武器来维护权益。

  要知耻更要后勇

  招股书显示,近三个财年,联想集团研发投入每年都超百亿,占营业收入比例在3%左右。科创板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科创板公司研发投入与营收之比中位数为9%。这样来看,联想在研发投入占比的确与科创板公司有差距。

  “100多亿研发投入在营收中占比比较低,但在中国企业里也算是高的,理解大家对我们更高的要求。”杨元庆此前明确说到3年会将研发投入再翻一番,最近一个季度联想研发投入增速达到57%。

  “联想目前仍然没有找到转型的方向,在芯片、5G或者云等高精尖技术方面,联想没有很深厚的技术积累和出彩的表现。联想上半年的财报显示PC出货一直在增长,却没得到公众的认可,是因为大家过去认为联想是高科技的一面旗帜,这么多年来却没有特别的积累,联想在超算方面算是领先,但公众认知也不足。”袁博表示,这次事件实际上引发了群众的集体反思,也有可能促进联想改变。

  事实上联想近年来研发投入一直在聚焦新IT架构的五个方面:端-边-云-网-智。袁博提到,超算是一个比较大的机会,但是超算并不是能改变联想困局的业务。因为超算的核心技术能力还是芯片。

  他认为联想面临的创新困境,究其根本是高管的战略眼光以及决心有很大的问题。“并非联想看不到未来,而是联想一直在踌躇,这个业务能不能做出竞争力、能不能赚到钱,所以联想在一步步错失未来。不止是芯片,在手机方面,也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华为、OPPO、小米多家公司已入局芯片制造,国家正在出台各类政策支持新基建的发展,这最终还是看联想是不是愿意投入,“盈利在增长,研发投入却还一直偏低,这是考验高管的时刻,假如高管有一定的魄力,是可以在高精尖技术领域有作为的。”袁博分析到。

  常说知耻而后勇,傅蔚岗认为真正能勇起来的非常少,创新不是动动嘴的事情。“路径依赖本质上还是个基因的问题,很多公司只能做自己主营业务的相关事情,尤其是在互联网公司中,很多大公司依赖主营业务也非常明显。即便是谷歌,最赚钱的业务还是搜索带来的广告业务。”傅蔚冈还指出,想要创新,主营业务还要具备丰厚利润,做不了的业务可以通过投资来补足。

  联想的净利润率长期低于5%,在柳传志担任CEO的时期,就很明确联想干的就是“毛巾里拧水”的买卖,而且是从“干毛巾”里拧水。想要真正找到属于联想的“湿毛巾”,成为常青树,恐怕需要联想长期坚持,埋头苦干,更加专注于自己的产品和服务,不被外界的杂音所干扰。

  微博博主热议

责任编辑:张迪

文章来源: http://www.jywang.com.cn/guonei/2471745.html

标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保航信息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